“铜博士一直磨磨蹭蹭地在那里等放水。突然醒来一看,我的天啊,大伙怎么都跌成这样了!池塘都快干了,就剩下自己是条露出水面的大鱼了 !”昨天,一位资深市场人士在面对铜市跌停时调侃道。

1

受外围市场暴跌影响,国内市场恐慌情绪急剧飙升,前期表现相对抗跌的有色市场也难再独善其身。3月18日午后,期货市场有色板块上演“集体跳水”,其中沪铜主力2005合约、沪铅主力2005合约、沪锡主力2006合约惨遭跌停,沪铝、沪锌、沪镍主力合约也分别收跌3.49%、4.92%、4.51%。

国信期货有色金属分析师顾冯达告诉期货日报记者,近期无论是基本面韧性较强的A股和有色金属市场,还是避险属性较强的贵金属市场,都出现了抗跌性显著削弱的情况,这显示系统性风险的威胁正在加大,市场正从基本面定价转向恐慌模式下的抛售换现。

“事实上,面对海外疫情大流行和全球经济衰退风险急升,各国央行单纯的流动性刺激政策正面临结构性失效,且难以解决市场当前面临的结构性脆弱和疫情危机带来的症结,在流动性陷阱愈发显著的当下,各类资产遭遇更广泛、无差别的抛售。”他说道。

在他看来,与2008年金融危机类似,目前市场面临的危机也来自长期积累的结构性脆弱性问题的逐步暴露,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只是一个导火索,恐慌性抛售正导致全市场各类资产的投资风险全面加大,尤其是与全球经济增长关联度高、金融属性较强的强周期性资产,正面临系统性风险和极端波动频发风险威胁,包括有色金属板块都无法独善其身。

“从目前情况来看,突然出现多品种跌停略超出市场预期,但下行的趋势及幅度符合当前疫情造成的影响。”金瑞期货有色研究员高维鸿告诉记者,有色品种整体暴跌的主要原因仍来自海外疫情不断发酵下,市场对经济的悲观预期。“自海外疫情爆发以来,资本和商品市场双双崩盘,疫情蔓延迅速,尤其是疫情在欧美等发达国家的广泛传播,使得市场对于宏观经济的预期不断下修,尽管不断有国家效仿中国加强管控,但受困于文化和制度问题防疫效果大打折扣,且中国也将面临越来越大的输入性压力。”

短期来看,他认为近期海外仍难迎来疫情拐点。从部分国家经验来看,疫情在采取严格隔离措施后需要2至3周见顶,但目前海外国家实施难度较大,且不同区域存在差异,全球疫情控制难以同步,需要更长时间才能够见顶,对宏观经济的负面影响将持续加深。在这样的预期下,各个商品需求继续下调,价格也将继续下移以出清与修正后的需求匹配的产能。总体而言,在海外疫情拐点来临之前,有色商品仍将承压下行。

具体来看,在铜市场方面。2020年以来铜价持续下跌,但相对其他风险资产仍表现出抗跌性。但在3月18日,随着全球股市的进一步下跌,沪铜午后直接跌停,铜价创下2016年11月以来的新低,伦铜也跌破5000美元/吨。

“目前来看,市场在面临交易衰退甚至危机,全球因疫情影响经济或部分停摆,而各个国家目前各自为政,美日欧货币政策释放空间本就不大,国内也会因为国际形势恶化而受到拖累。此外,Vix暴涨使得美元流动性短缺,而欧、日等美元负债体量巨大,但银行却缩小流动性规模,导致美元指数强势走强,也会压制铜价。”一德期货有色分析师吴玉新说道。近期可以看到,美元指数连续强势上行,3月18日,美元指数突破100关口。

“当前疫情导致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遭受严重打击,市场出现系统性风险的可能性在增加,铜价也难言见底。”南华期货有色分析师郑景阳告诉记者,目前铜价已经跌倒了供需均衡点以下,但这并不代表铜价之后没有下跌空间。以2008年金融危机为例,伦铜从接近9000美元/吨的高位大幅下跌至2825美元/吨,并在之后长达8个月的时间内位于5000美元水平下方,直到2009年6月1日才重返5000美元关口。而今年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而且当前疫情仍在海外持续蔓延,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遭受严重打击,未来疫情可能演变为全球经济衰退,甚至出现系统性风险。

与此同时,经济下滑导致工业品需求下降。目前全球铜库存持续攀升。数据显示,2020年以来,上期所铜库存增加25.64万吨至38.01万吨,LME铜库存增加7.46万吨至22.03万吨。郑景阳表示,当前疫情对需求的负面影响仍在逐步兑现,因此铜库存将在高位压制铜价。

吴玉新表示,在需求超预期下滑的局面下,市场需要价格调整来重构供需平衡,需要看到矿端实质性的减产,来进一步调节TC/RC压制冶炼产能的释放,才能与需求相匹配。此外,还需关注疫情对全球铜矿、精铜物流层面的影响。据了解,全球精矿由南美流向亚洲、欧洲;精铜由南美、日韩等流向中国、欧洲。随着疫情不断加重,全球物流系统可能会受抑制,供应收缩将使得供需平衡提早到来。

高维鸿认为,在疫情影响下,全球经济走弱造成铜消费大幅下修,未来铜金属供应过剩加剧,需要继续打压铜价来挤压过剩产能。“通过对未来三年铜资源供需平衡进行重估,我们认为铜价需要继续下跌至4600美元/吨,如果疫情发展再度超出预期,铜价亦存在进一步下跌可能。”他说道。

此外,近期疫情影响延伸至矿端。秘鲁政府加强管制措施,目前已有自由港旗下Cerro Verde铜矿暂时进行为期15天的维修与保养,泰克资源旗下Antamina矿减少劳动力但暂不影响年度生产目标,还有淡水河谷旗下位于加拿大的Voisey’s Bay 铜矿进行为期四周的检修,合计影响铜精矿量为2万吨左右。高维鸿认为,目前短期供给扰动影响有限,但不排除后期不断有矿山因疫情中断生产。

铝市场方面。“继原油、白银接连跌停后,近日沪铜领跌有色商品,而沪铝相对表现抗跌。”一德期货有色金属分析师封帆认为,这与中国消费复苏以及电解铝企业利润被严重压缩有很大关系。她表示,目前中国电解铝企业加权平均亏损500元/吨,个别高成本企业现金流面临紧张,原材料成本价格较长时间处于成本上下浮动,进一步打压空间不大。同时,随着国内下游加工企业逐步复产,经济活动逐步恢复,铝锭社会库存累积速度放缓,铝棒库存拐点或已出现。但是,目前海外消费端不确定性较高,海外铝主要消费地疫情较为严重,政策刺激短期难有成效。

整体来看,她认为铝市场基本面存在诸多支撑,但筑底尚未完成。由于疫情影响被市场严重低估,市场交易逻辑从通缩转为衰退,宏观风险进一步扩大,海外货币政策空间有限,全球经济命运共同体下中国难以独善其身。目前金融危机风险逼近,全球疫情难见拐点,衰退期下现金为王,建议投资者不要盲目抄底。

铅市场方面。近两日,铅价跟随金属市场整体下跌节奏走低,伦铅最低触及1570美元/吨,沪铅跌停触及13000元/吨一线。“从国际市场来看,海外疫情造成恐慌是铅价走低的原因。从深层次而言,疫情对境外消费层面汽车铅酸电池的巨大冲击及连锁效应才是铅价跌势加剧的根本原因。”高维鸿说道。

从海外来看,区别于国内电动自行车为主导的铅消费结构,海外铅消费由汽车铅酸电池消费主导。近两周有20多个汽车品牌相继宣布因疫情影响而减产或停产,而意大利、西班牙、德国、法国是此次欧洲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也是多个跨国汽车企业以及零部件制造据点。整体上看,欧美国家铅消费在全球占比约30%,随着疫情冲击影响,欧美汽车产业遭遇重创将明显拖累海外市场铅消费,境外消费或将维持负增长。

国内方面,一德期货有色分析师张圣涵表示,3月份原生铅除个别炼厂检修,其余将恢复至节前生产水平,而再生铅市场受疫情影响导致废旧铅蓄电池采购受阻,加之目前废电瓶价格坚挺,再生铅几无利润,因此其生产恢复的节奏较慢。从下游企业复工来看,随着疫情逐渐有所控制,铅酸电池受利润及电池提价推动回升较快,部分省区小型铅酸电池企业也逐步开工,江浙地区大型企业开工率达到70%—80%,目前铅酸电池企业基本完成复工,一定程度带动铅消费。

高维鸿表示,目前下游铅酸电池企业回升增速稍快于供应恢复增速,再生铅受制于废电瓶回收因素复产进度缓慢。不过,铅市场目前仍处季节性消费淡季,随着下游需求增长放缓,未来供应向上恢复空间要大于下游需求回升空间。

“目前来看,海外疫情暂未见明显拐点,境外消费受损导致的连锁反应将加剧铅市场过剩。尽管伦铅已逐步接近2015年低位,但预计铅市场在宏观悲观情绪影响下仍将偏弱运行,伦铅或回至1500美元/吨,沪铅回至12500元/吨水平寻求支撑,后期需要重点关注海外疫情发展及国内再生铅复产进度。”他说道。

锌市场方面。3月18日午后,沪锌价格瞬间跳水,跌破前期15000元/吨支撑预期。张圣涵表示,从2月下旬开始,锌价连续4轮暴跌基本已经击穿矿山成本的80%分位线,矿山和冶炼厂的利润严重受损。

从基本面来看,目前部分海外矿山增产计划暂停,其中包括总部位于多伦多的Lundin Mining已经暂停其位于葡萄牙的锌矿扩建项目,另外嘉能可也已经关闭了其位于伦敦的办事处。尽管当下不足以说明今年海外锌精矿增产趋势发生改变,但仍需持续关注。另外,如果锌价继续下跌,也将令部分高成本、未复工的矿山延迟开工时间,国内外锌矿加工费也存在进一步下跌的可能。

在锌冶炼方面,欧洲、北美洲以及除中国外的亚洲其他国家总共占据了50%以上的锌产量,而目前上述地区均受到来自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的威胁,因此如果疫情继续恶化,对全球锌产量影响较大。

从锌消费来看,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锌消费国,截至2020年,锌消费量占比达到57.4%。同时,欧美日韩都是经济发达国家,以上几国锌消费合计占到全球消费的35%,其中美国消费占比8%,欧洲消费占比19%。如果疫情进一步蔓延或导致上述国家暂停经济活动以抵御疫情扩散,从而直接对该国消费活动造成冲击。另外,由于欧美日韩都在全球产业的紧扣闭环之中,伴随着疫情的演化,很可能由于某一环节的缺失而造成其他国家相应产业链的断裂。

总体来看,她认为在宏观黑天鹅事件与疫情蔓延的局势下,锌价还有进一步探底的可能,当前宏观风险还未散尽之时,建议投资者暂时观望,不要盲目抄底。

锡市场方面。本周伦锡累计下跌近11%,沪锡跌近9.5%并在3月18日录得跌停。分析认为,从宏观背景来看,海外新增确诊病例快速增加,令资本市场以及大宗商品市场受挫,并且原油暴跌拉低产业成本重心。由于欧洲地区锡消费占全球比例达15%,若当地不能采取有效措施控制疫情,将对海外锡消费带来冲击。

同时,目前锡市场维持供增需减的过剩格局。数据显示,LME锡库存创下近三年高位,持续的窗口打开将过剩压力向国内传导,令沪锡同样承压。在国内方面,原料市场维持偏紧格局,目前仅有缅甸少量库存的锡矿进口,而缅矿生产完全恢复仍待时日。从下游来看,锡加工企业多数已经开工,但受到人员到位未恢复、销售订单不足等影响,整体开工率偏低。有调研显示,目前持有订单量只有正常值的3—4成。

高维鸿认为,在当前的过剩格局下,叠加海外疫情给市场带来的恐慌情绪仍未消退,锡价短期难言好转,预计仍将维持偏弱运行。此外,近日印尼天马宣布因为疫情降低了需求,月产量削减20%—30%,约1000—1500吨,但对市场的提振效果还有待观察。

镍市场方面。近两个交易日,在美股多次熔断,原油价格暴跌,市场避险情绪持续升温的背景下,镍价表现的相对坚挺。一德期货有色分析师谷静表示,这与镍产业自身运行息息相关。一方面,前期由于镍市基本面较差,供需两弱格局持续无法被打破,整个镍产业链上下游均接近成本线或者已经跌破成本线,镍价运行至低位,且当时来自产业层面的悲观情绪释放较为充分;另一方面,近期产业方面多为偏利多消息:首先是菲律宾作为主要镍矿供应国,由于疫情因素不允许外来船只进入,相关镍产区物流受限,其次是近期LME镍库存增幅放缓等。她表示,受上述因素影响,当宏观层面的悲观情绪来袭时,镍价整体表现出了一定的坚挺度。

但她认为,需要注意的是,随着海外疫情的发展,市场担忧占镍消费近一半份额的海外市场消费会受到一定冲击,虽然目前还没有相关消息或数据显示疫情对海外市场镍消费产生较大影响,然而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如果海外疫情持续下去,镍市消费必将受到冲击。

总体来看,对于镍市场而言主要有两个层面的逻辑。一是从产业角度出发,由于前期对镍市的悲观情绪释放较为充分,应该是筑底接近尾声的节奏。但是从宏观层面来看,不确定因素较大,目前依旧偏向利空。“目前产业逻辑完全被市场忽略,关注点集中在宏观层面上,我们认为来自宏观层面的悲观情绪释放尚未结束,所以面对目前上蹿下跳的市场,建议投资者谨慎操作。”她说道。